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 | 政务公开 | 红十字知识 | 红十字事业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 志愿服务 | 红会大事记 | 救护培训 | 资料下载
        您的位置:首页 > 红十字知识

红十字会创始人让·亨利·杜南

九江红十字会网站 www.jjredcross.org 发布日期:2012年03月26日
 

  亨利·杜南1828年5月8日出生于瑞士日内瓦。他的父亲让·雅克·杜南是个银行家,母亲安托瓦内特·柯莱顿,是著名物理学家柯莱顿的妹妹,笃信宗教,虔诚专注。

  在七、八岁时,杜南重游法国海港城市土伦,亲眼目睹身戴镣铐的囚儿在监狱戒备森严的看管之下装卸货物,深深为之所触动;他发誓要在有生之年让这些犯人获得自由。从十八岁起,杜南就加入了赈济协会,他把业余时光都打发在访贫问病的活动上。每逢星期日,人们都能看到杜南进出日内瓦监狱。他给犯人送去书刊,并安慰他们。   

  25岁那年,他立志于开发阿尔及利亚。几经周折后,他决计前往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地区晋见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6月25日,杜南抵达卡斯蒂廖内,十九世纪最残忍的战争刚刚在索尔弗利诺打过。4万多死伤士兵被遗弃在战场上,烈日蒸晒,闷热难受。伤兵们或是呻吟挣扎,或是痛哭嚎叫,其悲惨情景,令人不忍卒睹。他立即动员和组织当地的居民,包括医生、护士,男人、女人和儿童,同他一道收容了4000多伤兵,分别把他们安置在附近的教堂和村子里,对他们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救护。他同时从索尔弗利诺、卡斯蒂廖内、布雷西亚、米兰等地写信给他的朋友和熟人,呼吁他们对伤兵伸出救援之手。

  杜南返回日内瓦之后,向人们讲述了他在索尔弗利诺亲眼目睹的悲惨情景。听众都敦促他写书向所谓的“文明世界”的良知发出呼吁。受到这一崇高理想的鼓舞,杜南着手写他的名著《索尔弗利诺回忆》,并于1862年11月自费出版该书。杜南深感为战地伤兵提供的护理远远不够充分,请求各国在和平时期就建立起由男女志愿医务人员组成的救护团体。他还建议好战的各国君主,采用神圣的公约形式,制定几条国际准则,一旦被接受并得到批准,可以作为欧洲各国建立伤兵救护团体的依据。

  在1862年的冬天,杜南先把书送给他的朋友,接着又送给欧洲各国的君主和政治家。当时的瑞士陆军总司令杜福尔将军和南丁格尔女士,都给他写了回信。

  日内瓦公共福利会的成员,读了《索尔弗利诺回忆》后深受感动,决定把杜南提出的设想付诸实施。1863年2月9日,一个名叫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的五人委员会在日内瓦成立了。杜福尔将军担任主席,杜南担任秘书,其中三位成员是莫瓦尼埃律师、阿皮亚医生和莫诺瓦医生。为了实现这一崇高事业,国际委员会的五位性格迥异而又配合默契的人士,顾不了一切,主动倡议在日内瓦召开一个国际会议研究战地保护伤兵的方法和方式。数周之内,杜南得到了多方的鼓舞,至少有13个欧洲的君主表示对他的倡议感兴趣。1863年,杜南前往德奥诸国,向各国君主游说他的主张,他们都答应派遣代表去日内瓦。

  于是,预备会议于10月26日至29日在日内瓦雅典宫召开,有16个国家的36名代表参加。会议根据杜南的设想,特别决定:(1)敦促在各国建立伤兵救护委员会;(2)不仅救护伤兵的机构和人员应该中立化,就是伤兵本人也应中立化;(3)采用白底红十字臂章作为志愿救护人员的识别标志。

  预备会议结束不到数月,日勒苏益格战争爆发了。国际委员会立即派出包括阿皮亚医生在内的两位代表前往战地,设法争取到交战双方信守日内瓦原则和同意组织战地救护队。这是杜南倡导的红十字会第一次受到考验,效果是使人鼓舞的。

  1864年8月8日至22日,瑞士联邦委员会和法国政府联合召集了日内瓦外交代表会议。参加的代表中有12名特命全权代表。他们经过几天的辩论,几乎不加修改地通过了国际委员会起草的十条公约文本,定名为《1864年8月22日关于改善战地陆军伤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该项公约实质是国际红十字宪章。

  杜南积极筹划第一届国际红十字会1867年在巴黎集会,他首次提出1864年日内瓦公约所采纳的人道主义原则应扩大适用于战俘。但大会陷入严重分裂,会后,法国皇后欧仁妮在皇宫御花园召见了杜南,勉励他把中立化原则扩大适用于海战中负伤的士兵以及救援他们的船只和人员。而这一设想到了1899年的海牙公约才得以实现!

  在杜南竭尽心力忙于组建红十字会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忽视了他在阿尔及利亚的事业。最不幸的是,不久日内瓦信托社宣告破产,对于他来说,这是灾难性的。就在这时,五人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居斯塔夫·莫瓦尼埃律师坚持要辞去委员会的职务。杜南只得让步了。

  杜南积极组织红十字组织参加了1870年的普法战争,收效不大。不久,他晕倒在英国的讲演台上,他承认自己几天都未吃过什么了。卡斯滕纳夫人留用了他,但不久谣言四起,他不得不离开。此后,他简直成了一位流浪汉,睡在亭子间或公园里,饱受饥寒的煎熬,最终由于贫病交迫,住进了瑞士阿彭塞尔州海登村的一家小小门诊所,在那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十八年。

  这时世人已经把他完全遗忘,他仅仅靠着家人和亲友的周济来打发日子。虽然在活着的时候就被剥夺了他应得的荣誉,杜南老人此时并未心灰意冷,他正设法搜集足以证明他在创建红十字会方面发挥了杰出作用的有关文件。一位来自圣高尔的新闻记者,1895年访问了海登医院。他发现多年住在那儿而几乎不为人所识的老人,实际上就是红十字会的创始人。

  他的报道轰动了全世界。接着各类证据、访客、荣誉纷至沓来,涌入老人的病房。瑞士联邦委员会向他颁发宾涅芬特奖,表彰他所采取的行动极有可能促进“和平与团结”;在莫斯科集会的千人医学国际大会,向他颁发莫斯科奖,颂扬他为受苦人民所作的贡献;许多红十字会急切希望接纳他为会员或担任名誉会长。

  杜南在海登医院的斗室里,一面整理文件,编写回忆录,一面不断向人们呼吁普遍和平、宗教容忍和废除各种形式的奴隶制。1895年,他参加了妇女裁军不同盟的活动,积极支持沙皇尼古拉二世提出的各大国应缔结一项协定禁止增加军备的倡议。1901年,杜南同法国和平主义者弗雷德里克·帕西一道,获得挪威政府颁发的首届诺贝尔和平奖。但杜南未去领奖,那时债主还在向他逼债。

  亨利·杜南1910年10月30日逝世于海登,时年82岁。他在遗嘱中决定把他遗产的大部分捐赠给挪威和瑞士两国的慈善团体。




 
 
 
 
版权所有:九江市红十字会
电话/传真:0792-8566539 邮编:332099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八里湖大道166号市民服务中心西附楼B区6层